江苏省旅游协会会员服务系统欢迎您 今天: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规范文化遗产景区讲解服务势在必行

发表日期:2016-09-21     浏览量:1359

来源:中国旅游报
 
    文化资源用于旅游,最大的功能在于传播其真实的文化价值,让广大民众近距离认识、感受和体验。导游不负责任的随意演绎,会扭曲文化的真实性,传递给游客错误的信息
 
    近日,北京市人大财经委讨论审议《北京市旅游条例(草案修改稿)》,与旧版《北京市旅游管理条例》相比,该条例呈现出许多亮点。根据北京市地方情况,突出了旅游公共服务和一日游经营规范要求。同时还提出了若干具有全国首创性与示范性的新建议,其中最突出的是要求在世界文化遗产景区逐步实行专职讲解员制度。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对于故宫、天坛等六大世界文化遗产的讲解内容应当更加翔实、服务应当更加规范。因此,建议在条例草案“旅游经营”一章中增加一条,对此类景区的讲解做出特殊安排。
 
    笔者以为,这一规定合乎情理,顺应潮流,有利于提升游客体验,改善景区与导游的服务供给,提高旅游服务品质。众所周知,文化类旅游吸引物的价值不像自然类资源的价值那样直观外显,易被感知,而往往是内在的、隐性的、无声的,甚至是无形的,往往需要通过各种解说才能使其呈现出来。即使是有形的物品,如建筑、文物、艺术品等,其承载的历史信息、文化价值、历史传承,如果不通过专业人员的讲解,游客也将无从知晓,难以体验,文化遗产的传播功能会受到很大局限,而错误或歪曲的讲解更将扭曲事实、玷污遗产、误导游客。因此,文化类景区(吸引物)的价值难以通过“到此一游”的照片体现,难以通过文字简略的解说牌体现,甚至也不能从导游机械记忆的导游词体现,更不能通过导游扭曲性的讲解体现。
 
    内涵丰富而专业的解说,对于提升游客体验的重要性是显著的。笔者在各地游览时发现,一般情况下,著名文化景区自身都设有专门的讲解员,与普通导游讲解的最大差别就在于对景区文化内涵的了解程度。当然,导游经过合格的培训及自身的钻研,也可以进行很好的讲解。笔者在参团游历西藏及柬埔寨的过程中,曾发现地接社导游在文化讲解方面相当到位,令我们对此行程感到收获颇丰;而在北欧游历的过程中,面对西方城堡建筑及宫廷内的文物、艺术品,汉语导游(司机)几无讲解,只让游客自己观览,面对那些器物与人物,我们成了睁眼瞎,毫无感觉。旁观日本旅游团,其导游娓娓道来,细细讲解,游客听得入神,频频点头,与一脸茫然的中国旅游团形成鲜明对比。
 
    内涵丰富而专业的解说,对于文化景区的重要性非同一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文化资源丰富,入选世界遗产的50个项目中,文化类遗产34个,占68%。文化资源用于旅游,最大的功能在于传播其真实的文化价值,让广大民众近距离认识它,感受它,体验它,从而产生精神上的愉悦与知识收获。导游不负责任的随意演绎,会扭曲文化的真实性,传递给游客错误的信息。为达到这一目的,故宫博物院率先对导游讲解提供辅导培训,今年1月与北京市旅游委合作,推出了“旅游行业从业人员素质提升工程——故宫讲解培训项目”。培训针对600名具有中高级导游资质的人员进行,由故宫博物院的专家进行授课,内容包括故宫历史、建筑、陶瓷、绘画、玉器等多方面,结合数字故宫虚拟现实作品观摩和故宫钟表馆、珍宝馆实地讲解。每次培训之后进行考核,600名导游参加故宫培训,目前合格率仅60%。另外,故宫还通过招聘培训志愿者的方式培训专门场馆的讲解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培训人员将达到2000人规模。为鼓励合格的导游员,故宫赋予他们随时入宫参观的优惠。遇到新展览,这些导游可以随时进来参观。而对于普通导游,只有带团参观时才可以免费进故宫。为保证质量,导游的讲解员身份也将实行淘汰制。导游讲解时会佩戴一些录音器材,专家会定期回听审核,遇到不合适的地方及时制止。
 
    如此严格的规定,从中国文化遗产的最大标志与最大客流地故宫开始,必将给北京乃至全国的旅行社和导游员的执业方式带来影响。目前,北京有3.8万正规导游,其中3.5万仅具备初级导游资格,并且全市80%的导游年龄在30岁以下,许多导游员只有高中学历。这一办法的实施,意味着大量无法通过讲解员考核关的导游将无法在北京地区履行全职导游职能。他们或需要聘请景区专职讲解员进行解说,或终将无法在北京从事导游职业。无疑这也是一次良性循环的洗牌,具有较高文化水平,能刻苦学习,提高自身文化水平,真实传递各大文化遗产性信息的导游将留下来,延伸服务链;不能通过考核的导游,将会逐步边缘化甚至离开这个行业。当然,聘请专职讲解员,是否需要增加额外的费用,对于旅行社和游客而言将是一个新问题。
 
    对于文化遗产景区而言,也面临着一种增加讲解人员培训与监督管理的新压力。例如颐和园共有22名专职讲解员,除了日常为游客提供讲解外,还承担着重大外事接待任务。在旅游旺季,为满足更多游客的需求,颐和园会聘请60名大学生志愿者,30名从社会化讲解公司引进的、取得导游资格证的讲解员作为补充力量,为游客提供专业的导游、咨询等服务。他们也要求,“所有讲解员都不能讲传闻、野史,必须讲有史料依据、有据可查的内容”。笔者在颐和园东宫门曾遇到一些宣称自己是讲解员的人员招揽游客,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其实难以判断。天坛公园现在也只有15名专职讲解员,要应对大量游客,显然力量不足。
 
    无论如何,文化遗产景区设置讲解门槛,对导游实施讲解员资格培训考核的做法,是值得赞赏的,虽然有关问题的解决还需要细酌,但故宫和北京市旅游委联合推动的这一新举措,有利于提升我国旅游业服务品质,是旅游领域公共服务与市场服务深度融合、互促共进的一个佳例。